返回首页
音乐学习网 - 基础乐理从此开始!

5分彩:5分彩网址-5分彩网站

当前位置: 音乐网首页 > 学写歌词 >

也谈乔老爷的歌词兼和高清理先生商榷

时间:2014-09-28 19:27来源:未知 作者:音乐网 点击:

 

    更多

 

大技巧 大景观 大诗人 也谈乔老爷的歌词兼和高清理先生商榷 吴广川 《词坛》今年第五期发了一篇高清理先生题为《我看乔老爷歌曲的某些不足》的文章,刊物到手后,我细细地读了两遍,在对某些问题的认识和审美上,我和高先生有着不同之处,在这里说出来,和高
标签:   歌词      诗人      景观      商榷   

大技巧 大景观 大诗人——也谈乔老爷的歌词兼和高清理先生商榷

 

吴广川

 

《词坛》今年第五期发了一篇高清理先生题为《我看乔老爷歌曲的某些不足》的文章,刊物到手后,我细细地读了两遍,在对某些问题的认识和审美上,我和高先生有着不同之处,在这里说出来,和高先生进行商榷。

读了高先生的文章,我沉思了好久,我认为,首先有一个问题要认识清楚,对乔羽歌词的评论,要从实际出发,要从客观出发。这个实际和客观,就是不要离开乔羽创作某首歌词的时代背景和社会背景。因为,任何一个作家的创作,都不会是空穴来风,他必然要受到他所处的时代和社会环境的制约。乔羽亦如此。

在当今词坛,毫无疑义,乔羽是最有成就最有影响力的歌词大师,是词界公认的领军人物。他之所以有他目前的这个地位和影响,除了他的人品高尚之外,他的富有影响力的作品数量之多质量之高不夸张的说都是其它词家难以比拟的。说到底,一个作家,最终还是要靠作品说话。

高先生说:“大概一个人一生只能写成三首左右的好歌曲,让人真心承认的好作品!!乔老爷的作品虽然很多,比中国任何一个歌词作家演唱出来的作品都多,可是我仔细观察发现:乔老爷的任何作品都没有那些只有一两首的歌词作家的作品更深入人心,或者说效果好,从立意到词语的运用!!如果单打独斗的看感染人让人享受的喜爱程度来说,乔老爷的任何作品都不占优势!!!”作者用了三个感叹号。看了这段话我觉得有点可笑,感到高先生是不是有点太武断了。“大概一个人一生只能写成三首左右的好歌曲,让人真心承认的好作品”。高先生说的夸张了,一个词家,写了一生歌词,能留给历史并为后人所认可的词不要说三首,有一首都不容易。这是从一般的情况来看。但事物并不绝对。在众多的千万个词家中,总会有一个或那么几个成就相当突出的词家也属正常,他们是词界的山峰。他们留给历史的作品不是一首,而是三首、五首,十多首,乔羽就是其中最耀眼的一个。高先生说,乔老爷的任何作品都没有那些只有一两首的歌词作家的作品更深入人心。是这样吗?可以说,提到乔羽,特别是乔羽作词的歌曲,在中国可以说是家喻户晓,老少皆知。在中国,不,在全世界有华人的地方,没有人不会唱乔羽所写的歌。我几次从电视上看到美国等地的华人在节日里思念祖国时唱《我的祖国》。(即高先生说的《一条大河》)他的有些歌,如《我的祖国》、《让我们荡起双桨》等,唱了几代人,至今仍传唱不衰。我不知道高先生说的“深入人心”、“喜爱的程度”、“占优势”所指的确切的内容是什么?而一个歌词作家和另一个歌词作家的作品由于其表现的内容和形式不同,硬要把他们作以较量,我认为是不科学的,甚至是可笑的。

在歌词界,每一个成功的歌词作家都有属于自己的创作风格和创作优势,高先生谈到了陈小奇的《涛声依旧》。谈到了张藜。《涛声依旧》是一首被中国广大人民群众特别是知识阶层喜爱的歌曲,作者把古诗词的意境化为现代人的情感,唱出了人生的沧桑感。张藜曾下放到东北农村,对农村、农民的生活非常熟悉,他的一些歌词极具东北农村的乡土气息,为农民群众所喜爱,这是张藜的创作优势。但为什么一定要把陈小奇、张藜和乔羽相比呢?他们的创作风格大不一样,他们的作品各具特色,各有所长,可以说没有可比性,如果硬要分个高下,那就只能是见仁见智了。

高先生把乔羽的《一条大河》、《祖国颂》、《人说山西好风光》、《夕阳红》纳入一起评论。他说:“这四首歌曲某些方面互相重复套用,思路大致差不多,用词互相通用,好像亲弟兄的衣服互相之间穿来穿去,修辞手法也有些重复”。这种观点真叫人哭笑不得。这四首歌的内容和创作角度各不相同。前两首虽然都是歌唱祖国的,但一个是领唱、合唱,一个是多声部合唱;一个写的亲切温暖抒情,一个写的大气磅礴鼓舞人心。能说作者的思路相同吗?至于《人说山西好风光》和《夕阳红》更是两个迥然不同的题材,怎么好比?在创作中,一个作家在不同的作品中,用词和用语有相近之处,这又有什么不可?毛泽东的诗句“一唱雄鸡天下白”就是从唐李贺的“雄鸡一声天下白”演变而来的,高先生能说不可以吗?这些都是常识问题,无需多说。

在这里,我想特别说一下乔羽的《人说山西好风光》一歌,在乔羽的歌词中,这首词是我偏爱的一首。特别是听郭兰英的演唱,真是叫人沉醉入迷。这首歌词大俗中见大雅,乔羽把古诗词的韵味和中国民歌的韵味揉在了一起,写的令人叫绝。“左手一指太行山,右手一指是吕梁”“男儿不怕千般苦,女儿能绣百种花”。“你看那白发的婆婆,挺起了腰杆,也像那十七、八”这种词句,看似容易写,其实最难写,乔羽信手拈来,写的自然亲切,真不愧是大家。可高先生却说:“乔羽的山西风光仿佛是人画出来的,一点都不真实。”又说:“乔老爷歌颂祖国的作品显得很空洞,很虚,而且描写的是苦难时的中国”。是的,回顾历史,我们的祖国曾遭受到各种各样的苦难,这种苦难有的是天灾造成的,也有是人为遭成的。但即便在苦难的日子里,我们的生活中也有阳光,也有春风。一个诗人,用他的歌歌唱祖国,总不会有错吧?要是用那个年代人民遭受的苦难这顶帽子来压乔羽是不公平的。而我要说,几十年来,特别是在那个特殊的年代,歌颂祖国的歌曲不知有多少首,但最后能留下来的实在寥若晨星。乔羽作词的歌曲之所以能经得住历史的考验留了下来,这倒是非常耐人寻思的事。乔羽出了两卷文集,一本文章卷,一本诗词卷,这两本文集是他一生中作品的精华。他在自叙中说:“历史是一个古怪的老头,它要留下的谁也无法赶走,它要送走的谁也无法挽留。我们把争论赋予古往今来的过客,我们把豪情献给风涛万里的船夫。”是的,历史无情亦有情。为什么有些人写的歌伴随着时代的风雨总是昙花一现,而乔羽写的歌却如青松不老?这说明了什么?

不媚俗,不追风,不浮燥,不浅薄,不急功近利。作为一个歌词大家,这是乔羽最宝贵的品德。我们不能说在几十年的风雨中,乔羽的创作一点不受政治风云的影响,这样说是不现实的,不客观的,但是和同时代的许多词家相比,乔羽则沉稳多了。从作品中最能看出一个作家的人格、品德、眼光、胸怀、追求和审美的情趣。乔羽的词作是他心灵的展示,思想的展示,人格的展示。他为人民歌唱,为祖国歌唱,歌唱和平,歌唱友谊,歌唱阳光,歌唱春风,歌唱生活中的真善美。你仔细品味《让我们荡起双桨》,仅此一首词,你就可以感受到作者的审美情趣,而那首《我的祖国》是电影《上甘岭》的插曲,它不像有些电影、电视插曲仅仅是为着图解片中的内容而写,流于浅薄,乔羽的这首歌则深层次地写出了这部电影所蕴涵的那种热爱祖国和家乡的儿女真情,即使一万年以后我们的后人唱起这首歌,仍然会拨动他们的心弦。乔羽用作品告诉我们,一个作家要写出好的作品,重要的是要有深刻的思想,高尚的人品,美好的追求,纯净的心灵。

高先生在指责《夕阳红》一歌时说:“现实生活的夕阳是凄凉的哀伤的,现实生活的老人是孤独多病无助的,他们还有情和爱和花一样的感觉吗?”诚然,高先生说的这种现象在生活中是存在的,但我要对高先生说,不要以这种存在的现象来否定生活的主流。歌曲艺术可以表现苦难,但作为中央电视台的一个表现老人生活栏目的主题歌,理应写的美好、温馨,优美,抒情,给人以鼓舞和生活的信心。难道非要用歌声向中国的老百姓展示那种苦难让人沉痛吗?这种社会现象还是留给法制在线等栏目吧。

高先生说他最不能接受的乔羽的歌曲是《黄果树大瀑布》,还有《说聊斋》、《算盘歌》、《说溥仪》、《登颧鹊楼》、《小糊涂浪漫曲》等,依我说,那是他还没有领会透这些歌曲所揭示出的生活的哲理。他不喜欢不能代表大家都不喜欢。晚年的乔羽,写了一些哲理歌词,这些歌词偏重理性,有厚度,有深度,且幽默风趣,非常耐人品味和思索,它们是乔羽歌词的又一大特色。

更为可笑的是高先生说“看一个作家的作品,最好先看作家的脸,作家的脸是作品深刻与否的一半!!再看乔老爷的脸,红光满面,幸福的像个老神仙!!作品我看没有深刻动人,只是像微风一样轻轻的拂过人的脸!如果不是歌颂祖国,所有作品其实并不闪光!!……”这话好像使人感到高先生是个相面的,很可笑。为什么要以面相来衡量一个人的创作呢?一个严肃的评论家只能从一个作家的作品来评论这个作家的成就,从面相来评论作家,我在文学评论中还是首次看到。

高先生说他是“从1998年开始看全国的卫星电视,凡是看电视必是看歌曲演唱会之类的电视,”我估计他的年龄也不大,可能属于青年的范畴,没有太多地经历过历史的风云和岁月的沧桑,对乔羽创作的许多歌曲的时代背景可能并不太熟悉,因此也就很难对乔羽的歌曲作出准确的评价。他很推崇港台的歌曲,说“听港台的歌曲,感觉深入人心,甚至感觉那里的生活不如大陆的生活水平高,因为那里的歌曲有平民百姓的苦恼和很真切的生活细节;听大陆的歌曲,感觉写歌曲的人在宣读入党申请书。”在这一点上我倒是对他有某种程度的认可。应当看到,和港台歌曲相比,大陆的有些歌曲政治色彩是太浓了,而港台的歌曲相比之下则更接近人性的本质。但高先生说:“听乔老爷的歌曲,感觉千篇一律,一个味道,一个思想模式……”这话我则不能认可。乔羽一生写的歌词并不太多,但成活率很高,谱曲后许多成为精品,经典。他作词的歌曲内容丰富,演唱风格多样,五彩缤纷,真不知高先生是怎么感受的?

乔羽有乔羽的创作风格,创作优势。如果要乔羽去写方文山甚至陈小奇那种风格的歌词,乔羽就不是乔羽了。但几十年来,乔羽在歌词创作的领域也是在不断地探索和出新。比如他创作的《思念》,就被看作是通俗歌曲的经典。还有一首《青青世界》,也让我们感到乔羽在创新:“青青从哪里来,青青从这里的每一片草上来,从每一片树叶上来。青青从哪里来,青青从早晨的鸟语中来,从夜半的蛙声中来……青青从你的眼波中来,从你的梦境中来…..”简直就是一首清新优美的抒情诗。这首词没有一句提到环境保护,却给人以环境保护的启示。从人性的深处讲,更是劝人心要清净,不要浮燥。

乔羽是人,不是神,我们不可能要求他的歌词首首是经典,字字是珠玑。全面认识和深刻地评论乔羽的创作,评论界已有不少文章。其中魏德泮先生所著的《乔羽论》一书尤值得一读。当代著名词家晓光在为这部书写的序中说:“ 乔羽在他一生的歌词中,把自己对社会、历史、人生思考所得不露痕迹地融了进去。可以说他的词作有大枝巧,又可以说是看不出来技巧。乔羽是一位无可争议的歌词大家。”晓光说“他确是一位真诗人,”“为构造歌词大景观、呼唤歌词大作家、迎接歌词事业高峰的到来呕心沥血。”作为一个年愈八旬的老人,乔羽从历史的风雨中走来,不为积习所蔽,不为时尚所惑,他对创作始终是严谨的,至今还在坚持创作,这种精神十分令人可敬。他这一生为我们的祖国和人民留下多少优秀的歌曲哦!他的创作成就已经并将继续为历史所肯定,谁也掩蔽不了。我们在感谢他的同时,要尊敬他,关心他,并真诚地祝他老人家健康长寿。




 



------分隔线----------------------------

本文链接地址:5分彩网址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返回首页